聯繫我們 登入

震驚!罕見的一位修行人:百衲衣,行腳七萬里,千卷血經,夜不倒單...

doudou 2018-01-14 檢舉

誦完《午齋供養文》,華嚴寺七八十位僧俗弟子開始安靜用食,只有三位行堂法師在穿梭忙碌。今日的午齋是饅頭、白菜和小酸梨。仁利法師和仁醒法師行堂完畢,把大鍋裡剩餘的幾片白菜和一些菜汁刮乾淨,埋頭進食。

仍在忙碌的是一位年近古稀、僧服打滿補丁的老法師,她專門負責打理用過的鍋碗瓢盆。她先拿一片白菜幫子把盛菜的大鍋和打菜的勺子擦拭一遍,又拿半個饅頭將大鍋和勺子再擦一遍,並用舌頭將勺子等器皿舔舐乾淨,然後拿起擦鍋的菜幫子和半個饅頭開始用午齋。

這位身高不足一米五、一身破舊百衲衣、每天吃擦鍋菜幫子與饅頭的比丘尼,就是華嚴寺住持乘信法師,是她一手創建了華嚴寺這座吉林樺甸市唯一的佛教寺院。

“施主一粒米,大如須彌山。日長三分息,子孫還不完。” 仁華居士說,“師父是最注重惜福的,過堂時的每一滴湯水都不能浪費。”“每次有客來訪,我都要提醒大家把碗裡的菜湯喝乾淨,不然師父會幫你喝掉的。”

大家稱她為“拜山師”,只因她修頭陀行,以年逾半百的身軀,徒步朝拜五臺山、峨嵋山、九華山、普陀山、雪竇山、雞足山。用三萬五千公里山水和漫漫行程,實證自己的修行。

包括華嚴寺在家弟子在內,在樺甸只有很少人知道乘信法師的法名,但提起“拜山師”,卻幾乎是人人皆知,如雷貫耳。

“1990年,我在長春興隆寺出家,當時已經四十多歲了。”“出家前我是一個快樂的‘單身漢’,學佛多年。當初出家是為了我師父,她哭著對我說,自己年歲大了,寺院人太少,沒人照料。”

“1998年,我專心研讀《涅槃經》,當誦讀到《獅子吼品》時,悟到真正的修行要去實證和實踐,我決定去五臺山朝山,看看我這個心是否誠實。”

“那時寺院已經有人照料師父,我頭天晚上讀到《獅子吼品》,第二天早晨上殿就跟師父請示了朝山的事。”

這年,乘信法師已經五十多歲,也有了自己的僧俗弟子。徒弟和身邊的居士們擔心她的身體經受不住三步一叩首的辛勞,更擔憂從吉林至山西這一路的風餐露宿,都勸她別去。“我既然發心去朝山實證,那就沒什麼好猶豫的。我對大夥兒說,這是我的因緣,誰攔也沒用。”

八月二十,秋意漸濃,百蟲生靈都隱匿了,乘信法師帶著仁利等幾位弟子,向著五臺山三步一叩地出發了。

一位年過半百的比丘尼,身穿打滿補丁的僧服,一路叩首向聖地。這樣的場景不僅感染了沿途的佛教信眾,也給許多路人以極大震撼。

一位開長途卡車的司機路聽說她們要去五臺山,表示自己願意開車送她們去。當知道這是一種修行法門之後,司機感慨萬千,決定將卡車停在道邊,陪她們走一程。

“大夥兒瞅著難受,一路上誰看了誰哭,有些一邊哭還一邊跟在後面磕頭。”

“走到公主嶺的時候,後面已經跟了一長串的人。”“後來我就急眼了,誰也不許跟著,都不許到跟前兒。他們就在遠處跟著,還不斷抹眼淚。”

仁利法師是跟隨乘信法師時間最長的徒弟,她全程跟隨了乘信法師的所有朝山和行腳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

点击关闭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